法制晚報訊 截至目前,據不完全統計,已有騰訊、蘇寧雲商等30多家企業,在不同場合公開表示有意向開辦民營銀行,相關上市企業的股票遭到熱捧,股價也多次飆升。
  一半是火焰,另一半卻是海水。儘管社會炒得很熱,但監管高層卻似乎“很冷”,距離政策閘門開啟之日已過去三個多月,仍未見實質性進展。
  “時機還未成熟,民營銀行還是一個十分敏感的話題。”一位地方金融監管當局人士向《中國經濟周刊》透露。
  覬覦金融業高利潤
  格力要開銀行、雨潤要開銀行、紅豆要開銀行…… 無論是賣豬肉的、賣空調的抑或賣西裝的,統統都要開銀行,有企業家感慨,現在不打算開家民營銀行,都不好意思出門吧。
  為何做實業的大佬都想玩金融?有業內人士認為實業家或許認為中國的銀行業利潤太厚了。
  Wind資訊數據顯示,家電行業的利潤率普遍不高。格力電器今年三季報的銷售凈利率也僅8%,而建設銀行的這一數字高達46%。
  除此之外, 復旦大學經濟學院副院長孫立堅認為上市公司紛紛參股或申請開辦民營銀行主要因為民營企業對金融服務的現狀不滿意。
  “目前中小企業獲得銀行貸款仍依賴政府信用擔保、抵押。不少民營企業家看到了這種資金需求。其次也是彌補由於實體經濟下滑造成的利潤下降。”孫立堅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身為股份制商業銀行行長的李健卻認為,在設立民營銀行“八字還沒有一撇”的情況下,就有那麼多的企業鬧著要自己開銀行,風險堪憂。
  “目前,製造業等實業界申辦民營銀行,但並沒有實質性動作,更多地是在玩股票概念。”李健說。
  從8月23日蘇寧雲商確認發起設立民營銀行起算,截至10月30日收盤,股價由7.64元上漲至11.89元,上漲近六成,公司總市值達到878億元。
  “一些企業認為就算等待批覆時間很長,或者由於某些條件不具備導致設立銀行的申請未通過也無妨,因為股市目前對於民營銀行這個概念是強烈追捧的。打著設立民營銀行意願的噱頭,也能吸引資金提升股價,從而可以幫助高管減持一部分套現,何樂而不為呢?”李健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破冰之日或不遠
  過去三個月,主管部門對民營銀行的政策在不斷鬆綁。
  7月5日,國務院發佈《關於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提出,“擴大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嘗試由民間資本發起設立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金融租賃公司和消費金融公司等金融機構”。
  7月30日,中國銀監會主席尚福林在全國銀行業監管工作會議上透露,民資進入金融業將有重要突破,下半年,將試辦自擔風險的民營金融機構。
  關於民營銀行試點問題,中央財經大學中國銀行業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預計,“今年在政策層面,至少會設立一至兩家民營銀行。然後權衡並檢驗民營銀行的發展,為進一步開放銀行業提供政策依據。”
  種種跡象表明,民營企業家們呼籲了很多年一直沒有實現的銀行夢,似乎已“萬事俱備,只欠牌照”。
  但是在李健看來,民營銀行的設立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系統金融改革工程,而我國仍面臨缺少配套機制的尷尬。“這也是最為艱難的最後一公里,這些配套工程不出台的話,貿然放行民營資本設立銀行,風險會很大。”
  李健認為,在存款保險制度建立之前,民營銀行很難會有實質性的舉動。“由於民營銀行規模比較小,相對於已經根深葉茂的國有銀行來說,它們的風險繫數要更高。如果沒有存款保險制度為其‘保駕護航’,那麼,它們將無法引起存款人的關註。”
  10月27日,中國人民銀行原副行長、中國金融會計學會會長馬德倫對外透露,中國存款保險制度設計已經基本完成,時機成熟時會擇機推出。如果按照馬德倫的說法,民營銀行似乎離破冰之日不遠了。
  荊棘在側,前途未卜
  但也有人認為民資一哄而上辦銀行將誘發更大的風險。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易憲容曾撰文指出,“想開民營銀行的企業家們,更多的是想利用金融支持自己的實業罷了。”
  對此,李健持有相同的觀點:“政策放開後,即便拿到民營銀行‘準生證’,以現在金融業的競爭之激烈,沒有相當雄厚的資金, 民營銀行也很難在市場中立足。”
  “自擔風險民營金融機構的要義在於發起人承諾風險兜底,這句話體現出民營銀行的風險很高。”李健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孫立堅也認為,民營銀行會面臨管理上的風險,“金融與商業兩者完全不同,經營一般企業和經營金融機構存在天然鴻溝, 民營企業家不擅長做‘銀行家’。”商人與金融家最大的區別在於商人重利益,而金融家重風險。
  “這些上市公司必須要意識到的是,利率市場化後,未來銀行業的競爭將更加激烈,上市公司不能幻想只要設立民營銀行就能像國有銀行一樣穩坐泰山賺得盆滿缽滿。”李健說。
  萬達集團董事長王健林日前亦表示,自己暫時不會考慮去做民營銀行。他還表示,現在的銀行賺錢是壟斷造成的,假如真正放開平民化,銀行將成為高風險行業,“我不認為做民營銀行就一定會比做其他掙錢多”。
  民營資本又該如何找到適合自己的民營銀行經營模式呢?
  對此李健告訴《中國經濟周刊》: “我建議那些民營企業找家自己中意的擁有全國性全功能牌照的上市銀行,先財務投資,繼而做戰略投資,進入董事會,然而慢慢地由承包一家支行到分行,積累經驗,這才能進退自由,穩賺不賠。”
  10月29日,中國市值最高的房地產開發商萬科通過斥資30多億港元,成為徽商銀行香港首次公開募股(IPO)的基礎投資者,與其他三位基礎投資者,合共認購徽商銀行所發售的40%股份。
  “現成的銀行,現成的客戶,這才是最佳進入民營銀行的途徑啊。”李健點評道。
  (原標題:王健林:銀行將成高風險行業 暫不做民營銀行)

全站熱搜

rd61rdjhh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